2023年11月26日

世界著名地理学家.doc

作者 admin

著名人文地理学家拉策尔是德国自然科学家、地理学家和民族学家的代表人物之一。 184430 年出生于卡尔斯鲁厄。 高中毕业后,他从1866年开始学习动物学、古生物学和地质学,1868年获得博士学位。1869年至1875年,他担任《科隆报》记者,游历巴尔干半岛、意大利、美国、墨西哥和古巴。 1876年,他被任命为慕尼黑大学副教授。 1880年晋升为教授。 1886年,他成为莱比锡大学教授。 除了广泛的教学活动外,拉策尔还撰写了1200多本书籍和论文,涵盖生物学、地理学、民族学、历史学、社会学、自然哲学等。他的主要著作包括:《北美合众国》( 1878-1880)、《人文地理学》(1885-1888)、《民族学》(1882-1891)、《人类史》(1885-1888)、《人类的地理分布》(1891)、《政治地理学》 ” 1897年等拉策尔系统地阐述了人文地理学并考察了物质和文化财富的传播; 他强调自然基础,高度重视自然环境对人类的制约,认为自然环境对人类发展起着决定性作用。 他还认为,国家是一个有机体,需要不断扩张领土,争夺生存空间才能生存。 这一观点深刻影响了20世纪德国政治地理学思想。 它曾被纳粹使用,因此受到严厉批评。 维达尔·布兰奇(Vidal Blanche,1845-1918)是现代法国地理学的奠基人。 他长期任教,培养了许多地理人才,如伽罗瓦、布兰查德、马东、德曼容、布兰查德等。

 

在他的倡导下,法国地理学在十九世纪下半叶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形成了法国地理学中颇有影响的学派。 【个人介绍】维达尔·布兰奇是法国近代地理学的奠基人。 他致力于人文地理学和区域地理学的研究,长期任教,培养了许多地理学人才,如加卢瓦、布兰奇、马东、德曼容和布兰查德等。在他的倡导下,法国地理学进入了新的阶段。十九世纪下半叶的发展阶段,形成了法国地理学的一个有影响的学派。 【理论创造】维达尔·布兰茨认为,自然环境提供了一系列的可能性,人类在创造栖息地时根据自己的需要和愿望来利用这种可能性。 他建立了一个与当时流行的“环境决定论”完全不同的“可能性”理论流派。 维达尔·布兰茨强调,地理学家的特殊任务是阐述自然条件与人文条件之间的空间关系,并认为地理研究应聚焦于特定区域。 在他和他的学生的倡导下,法国地理学界一直非常重视区域地理研究,这一特点至今依然存在。 维达尔·布兰茨的地理学思想集中在他的著名著作《法律地理学概述》、《地理学的独特性》和《人文地理学原理》中。 维达尔·布兰茨的人文地理学思想被称为“维达尔传统”,在法国得到继承和发展。 布鲁内特阐述了维达尔·布兰茨的想法并将其介绍给其他国家。 在《人文地理学》中,他将人文地理学的领域缩小到只涉及人类对环境的利用和占有,重点研究人类在地球表面活动的“基本事实”。

德曼容强调,人文地理学的研究对象是人类群体与地理环境的关系。 他所说的环境并不是单纯的自然环境,而是人类工作、生活所创造的变化的环境。 【科学成就】维达尔·布兰茨是法国现代地理学的奠基人,巴黎大学地理学教授。 他提倡“概率论”,认为大自然为人类居住设定了限制并提供了可能性。 但人们对这些条件的反应或适应根据他们的传统生活方式而有所不同。 他的思想使法国地理学摆脱了地理环境决定论的束缚。 它没有造成人文地理学与自然地理学的尖锐对立,也没有陷入在自然中寻找生命答案的困境。 他还提出了“生活方式”的概念。 他认为,生活方式指的是文化,是人类群体成员所习得的传统品质。 它是国家机构、习俗、态度、目的和技能的综合体。 它决定了特定的人类群体将选择自然提供的东西。 可能性的基本因素。 “生活方式”的概念为社会文化地理学的研究确定了更加明确的对象和范畴。 维达尔还非常重视小区域的研究,直接关注人们与周围环境的密切关系,并认为这是培养地理学家的最佳方式。 他的思想对后来出现的土地研究和地方地理研究具有启发意义。 总之,他给法国地理学留下了良好的传统,避免了法国地理学遭遇欧洲其他国家发生的一系列争议和麻烦。 社会文化地理学和自然地理学都得到了深入研究。

代表作是《生活地理学原理》(1921年),此外还有《法国地理学纲要》(1903年)、《法国东部》等书。 大卫·哈维是一位思想著名、在当代西方地理学家中有很大影响的学者。 1935年出生于英国肯特吉林汉姆,1957年获得剑桥大学地理系文学学士学位,1961年因发表《论农业和农村的变迁》一文而获得剑桥大学哲学博士学位。 1800 年至 1900 年肯特郡的事务。” 随后前往瑞典乌普萨拉大学进修一年。 回国后,任布里斯托大学地理系讲师。 布里斯托大学地理系是当时地理创新的中心。 一批世界著名的新地理人物云集于此。 哈维在该系教授地理方法论。 1965年至1966年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该课程。1969年后移居美国,一直担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地理与环境工程系教授。 1994年至1995年返回英国牛津大学学习。 教。 哈维的学科立足点是人文地理学,但他的学术视野和思想内涵却贯穿于人文社会科学的许多方面。 利用地理思维的长处(空间观察)看到人文社会的短处(批判短处)是哈维治学的主要特色,也是其理论受到关注的主要原因。 因此,哈维不仅是一位地理学家,而且还是一位社会理论家。 他在社会学、人类学、政治经济学等领域享有杰出声誉。

作为一名地理学家,能取得如此广泛的社会和人文影响力,在战后地理学中实属罕见。 1969年《地理学的解释》的出版奠定了哈维的理论地位,使他成为地理学实证主义的代言人。 (商务印书馆已出版该书的中译本)1973年出版的《社会正义与城市》标志着哈维的另一个重要理论发展,即充满“社会关怀”的激进立场,有评论说,这本书反映了哈维的思想。他对逻辑实证主义“科学方法”的失望和发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新兴奋。 《社会正义与城市》的出版呼应了美国社会的批判和激进思潮,很快就产生了人文地理学界以外的广泛影响(20年前向我推荐这本书的美国朋友根本不是地理学家)成为这一潮流的代表作。 随后,哈维出版了《城市化》,1985年)和《意识城市经验》(《意识与城市经验》,1985年),这两本书都着重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政治经济、城市地理学和城市社会弊病之间的相互关系。 哈维成为激进地理学的旗手。 作为旗手,哈维坚持倡导马克思主义地理学理论。 哈维认为,他对原始马克思主义所忽视的空间问题做出了开创性的阐释。 他强调,资本主义的发展是一个涉及全世界的地理问题,资本主义国家经历了一个“空间修复”的过程,将自身积累的危机和阶级矛盾转移到国外市场。

他在传统的“历史唯物主义”概念中加上了“地理学”一词,成为“历史地理唯物主义”(historical-geographical Materialism)。 20世纪80年代初期,在这一天(马克思诞辰),在北大见到侯先生的意义就非常明显。 1997年,在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50周年的活动上,哈维也发表了有关《共产党宣言》的讲话,指出社会主义应该有一种能够容忍异质性的具体形式,而不应该是一个纯粹的概念。 直到近两年他的新书《空间资本:走向批判的地理学》(《资本的空间》)出版,他仍然表现出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执着忠诚。 哈维有很多兴趣。 他一直喜欢阅读文学作品。 当他本人相信自己的学术地位颇为稳​​固时,他决定放弃僵化、狭隘的专业研究领域,让诗歌、小说中众多的历史思想重新焕发光彩。 因此,他在研究第二帝国时期的巴黎时,突出地引用了许多文学作品,如巴尔扎克、狄更斯、福楼拜、哈代、左拉、詹姆斯等人的作品。 在研究课题上,哈维与时俱进。 20世纪80年代中期,关于后现代主义的讨论开始盛行,后现代主义的讨论淹没甚至取代了对资本主义的研究。 哈维想:我写过《资本的极限》,我对第二帝国的巴黎做了全面的研究,我知道现代主义的起源,我对城市主义了解很多,所以我为什么不能坐下来我对这个新话题有何看法? 于是哈维对后现代性进行了深入研究,并于1989年出版了《后现代性的条件》一书。

这部作品被普遍认为是对后现代社会秩序与混乱的精彩阐述。 他指出,后现代城市反对现代主义的理性规划,倾向于追求个性化审美。 “空间属于美学范畴。” 2000年,他出版了另一本讨论后现代性的书《Spaces Hope》。 在这部作品中,哈维强调后现代性是一种新的体验时间和空间的方式,即时间和空间的高度“压缩”,生活变得匆忙和空虚。 他以地理学家的独特视角提醒人们,地理考察是了解人与人之间差异的重要起点。 哈维仍然用批评的视角,指出迪士尼乐园、郊区封闭社区等是一种“堕落的乌托邦”(degenerateutopias)。 这些看似幸福优雅的人造社区,让人忘记了外面充满烦恼的现实世界。 在阐述后现代社会问题时,哈维汇集了建筑学、城市规划理论、哲学、社会学和政治经济学等学科。 在他身上,我们似乎看到了早期地理学家博大精深、无所不知的本性。 不包括。 哈维如今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但他仍然活跃在学术活动中。 今年他还在纽约城市大学做了“地理发展不平衡理论”的学术讲座。 哈维曾获得多项奖项,包括:美国地理学家协会杰出贡献奖、瑞典人类学与地理学会Anders Retzius质量奖章、伦敦皇家地理学会赞助人(Patron)奖章、Vautrin Lud国际奖地理学博士、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荣誉博士学位、丹麦罗斯基勒大学荣誉博士学位、纽约城市大学人类学系“杰出教授”荣誉等。

卡尔·里特(1779-1859),德国地理学家。 现代地理学的奠基人之一。 出生于奎德林堡,卒于柏林。 曾任法兰克福大学、柏林大学教授。 德国首位地理学讲座教授、柏林地理学会创始人。 他首先阐述了人与土地的关系以及地理学的综合性和统一性,奠定了人文地理学的基础。 他认为地理学是一门经验科学,人是整个地理学研究的核心和顶点。 “地质学”一词由此诞生。 主张地理与历史的结合。 坚持目的论哲学观,相信上帝是建造地球的主人。 他是《欧洲理论》和《地球科学通论》的作者。 他于 1779 年出生于奎德林堡,在哈勒大学开始了学术研究,至今该大学仍引以为傲。 他对德国地理学发展的直接影响比洪堡大得多。 1798 年 10 月,他成为法兰克福一位富有银行家两个儿子的家庭教师。 他在奢华、悠闲的氛围中结识了许多有趣的人,同时又舒适地继续着自己的研究。 1807年,他与伟大教育家裴斯塔洛齐的会面,使他对人类历史的态度发生了重大转变。 从此他转向“普通地理学”问题。 1813 年,他陪同一名学生前往哥廷根大学,在那里继续自己的研究。 研究成果是1817年出版的《地球科学》第一卷Erdkunde。

奇怪的是,这本书探索了地球上最不为人所知的地区之一——黑暗的非洲大陆。 由于这本书引起的轰动,他被任命为该大学和柏林皇家军事学院的地理学教授。 他一直担任这一职位,直到 1859 年去世。在这近四十年的时间里,他对各界人士,甚至高级军官的思想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832 特尔使用归纳法,同时拒绝接受先验理论。 他认为地理学是一门经验性和描述性的科学。他说地理学研究当地的情况,包括一个地方的地理、形态和物质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