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9月6日

从登山到救援

作者 admin
许多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还是停不下攀登的脚步,所以见证了成功和失利的喜马拉雅山脉汇集了很多故事,有的人登顶成功并返回了自己的家,有的人被冰雪收留,在这里走完了最后的行程。在王静他们登顶的途中,有时还会目睹数年前就冻僵了的登山者,他们在后来者经过的路上,保持着一个固定的姿势。荣耀或疲惫,都已经远去。 

 

 

2011年5月
珠穆朗玛峰

在攀登洛子峰的过程中,王静亲历了一次二号营地救援。一个是西班牙人,已经双目失明,鼻子、手、脚都已经冻黑,一个是日本队员,已经停止呼吸。他们是被夏尔巴人从更高海拔的地方抬下来的。两人所在的登山队总共有10名队员,他们在攀登洛子峰的过程中遇到了困难。由于重量所限,小飞机每一次只能从二号营地救一个人,所以每一次救援,飞机驾驶员和高山救援人员都要冒着生命危险。但是在灾难面前,专业登山队的人道主义精神得到了体现,王静所在的罗塞尔登山队,给两支受困的登山队贡献了他们为登顶洛子峰准备的氧气和燃料。 

还有一些永远留在山里的登山者,停留在大本营下面的村庄边上或者小路中间那些用小而平的石块堆砌的矮小而狭长的玛尼堆里。他们的精神或幸福或痛苦长眠在这里。他们的周围都是陡峭的山腰,以及远处丛生的山坡岩石上散落着的屋舍,那些迷宫般的小路把它们连接在一起。如果灵魂还在,他们还一定记得,他们从山脚下徒步到大本营的路上,所见到的成片的刺柏,还有青葱的松树和怒放的杜鹃,以及溪流潺潺、瀑布飞扬的冰河,看到通往大本营和更高海拔的路上,夏尔巴背夫弯着腰,背负着登山者的行囊匆匆地行走的场景。而再往上,那些冰冷的山顶和雪峰周围,在天气晴朗的时候,飘荡着一缕凝结的水汽,它们像冰冻的烟雾绕着山顶平行移动,那里,就是登山者不断追求的地方。

每次获得成功的人,很容易会被别人再次问及,他们接下来是不是还会有更大的目标。数次登顶成功的王静,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她的回答则充满了冷静。